标价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价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西平遥小额贷款公司首批试点效果好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01:45 阅读: 来源:标价机厂家

山西平遥小额贷款公司首批试点效果好

腊月十几,山西省平遥县段村镇普洞村50多岁的农民李光明家的三个孩子都从大学放假回家了。

说起2006年8月的事情,李光明很感慨,当时三个孩子都要上大学,但家里根本没有那么多钱交孩子们的学费,就在他打算把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一个小药店卖掉的时候,经人介绍他从山西省平遥县日升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日升隆”)贷了1.5万元。

现在,他的三个孩子都可以上大学,而他的小药店今年还能有一两万元的收入。

在平遥,日升隆和晋源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晋源泰”)的客户基本都是像李光明这样的农民。

日升隆和晋源泰从2006年12月27日作为中国人民银行小额贷款首批试点挂牌以来一直受到关注。今年1月,这两家小额贷款公司交出了首份成绩单,日升隆和晋源泰分别实现利润114.3万元和164.9万元。

做大和做强

当《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问及“两家小额贷款公司下一步如何发展”时,中国人民银行平遥县支行行长杨祁平的回答脱口而出:“做大做强。”

据人民银行平遥县支行提供的数据,截至2006年12月31日,日升隆和晋源泰两家公司共累计发放贷款6956.62万元,累计利润279.2万元,到期贷款回收率和利息回收率均为100%。

杨祁平对两家公司试点第一年的业绩比较满意,他说:“这样业绩就很不错了,原来设想,第一年能实现盈利就不错了。”

但是杨祁平认为,从实际贷款需求来看,平遥的规模远远不止7000万。

日升隆和晋源泰对2007年的业务发展前景也非常看好。日升隆总经理刘维辉说,到2007年末,预计当年各项贷款余额能达到3500万元,全年利息收入能有500万元。晋源泰的董事长韩士恭也认为,2007年贷款余额至少能做到3000万,纯利润能做到300万。

两家公司的业务能够较快发展的一个原因在于地方政府的支持。据杨祁平介绍,在小额贷款公司试点期间,县政府比照农村信用社的优惠,对小额贷款公司免征营业税、返征所得税。

韩士恭说,为了降低小额贷款公司客户抵押质押的费用,经过县政府的协调,小额贷款公司抵押质押的评估费用由千分之七降至千分之二点八,公证费用从千分之三降至千分之一。

完善制度与风控

尽管“做大做强”是杨祁平对两家小额贷款公司的期望,但是他认为“还得做规范,规范更重要”。

杨祁平说:“搞小额贷款公司不是靠熟悉地方来经营,而是靠很好的制度、很好的机制来经营、占领市场,并且要在结合当地实际的同时逐步向国际的通行规则靠拢。”

试点一年之后,日升隆和晋源泰2007年的规划中也开始更多地强调完善和规范制度。

刘维辉说,日升隆成立后尽量制订了比较完善的管理制度,但是随着业务的发展,必须进一步完善才能适应新形势的要求。2007年根据业务发展及需要,日升隆将进一步制订和完善各项规章制度,包括人事管理制度、劳动纪律制度、贷款管理制度等。

目前,日升隆正在针对信贷人员制定目标责任考核试行办法,刘维辉说,考核办法将会把信贷员的责权利、风险和收益结合起来,量化考核指标,将工资与绩效挂钩,增加激励机制,充分调动信贷人员的工作积极性。

同时,韩士恭说,晋源泰也打算今年推行信贷员绩效管理,已经考虑了一些方案,但是还没有确定。

杨祁平还特别强调:“规避风险、控制风险是小额贷款公司面临的非常重要的问题。”

第一年试点期间,两家公司交出了到期贷款回收率和利息回收率均为100%的成绩单。但是,杨祁平认为,随着时间推移肯定要出现不良贷款,尤其是面向“三农”的小额贷款本身风险就比较大,出现不良贷款是正常的,也是必然的,而且小额贷款公司的比例应该比其它金融机构更高。

为了控制信贷风险,日升隆推出了一些创新的贷款品种。该公司一位副总经理介绍,由公务员担保的“薪农贷”是一种风险较小的业务,2006年底日升隆共有“薪农贷”195户,2007年计划拓展到300户。

此外,日升隆还选择民风好的南候村、闫家庄村作为小额信贷“示范村”的试点,与村委会合作控制风险,2007年还打算尝试“龙头企业+担保公司+贷款公司+农户”四位一体的贷款方式。

杨祁平说,小额贷款公司的机制非常好,既不同于商业银行,也不同于农信社,资金是投资者自有的,这种机制决定了他们对风险防范更注意,放贷的谨慎程度更高。

资金瓶颈与定位

谈到未来发展,韩士恭第一句话就是:“现在面临的困难就是后续资金问题,持续发展问题。”

2006年8月以来,日升隆和晋源泰为了解决后续资金问题,已经先后增资扩股和引进委托资金,目前日升隆的委托资金500万,晋源泰的委托资金210万。

但是,杨祁平认为,这些渠道是不够的,“下一步还需要有新的办法,现在正在想办法。”

刘维辉希望能够得到国家开发银行的批发贷款。韩士恭则非常希望能“争取人民银行的再贷款”,他说:“能打开这个缺口,小额贷款公司就能持续发展。”

然而,解决后续资金与小额贷款公司的定位紧密相连。杨祁平说:“小额贷款公司没有定位为金融机构,没有金融许可证,如果这个问题能得到解决,资金问题也就随之能解决了。”

杨祁平说,人民银行再贷款的管理办法明确指出,只能贷给金融机构,但是小额贷款公司不是金融机构。

对于刘维辉关心的国家开发银行批发贷款,杨祁平说,国家开发银行的批发贷款也不能“直通车”给两家公司,因为公司不是金融机构,必须通过其它平台,最近正通过搭建平台,考虑国开行把资金先给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由财政做担保,然后再由地方政府给小额贷款公司。

小额贷款公司的身份到底应该是什么呢?杨祁平说:“从现在经营的业务看,产品是贷款,价格是利率,就是金融业务,不是其它业务,所以不可能定位为其它机构。”

“但是,现在必须走这一步,先由非金融机构不断发展,下一步再创造条件成为金融机构。”杨祁平说。

从1978年开始做私营企业的韩士恭对小额贷款公司的身份比较乐观。他说:“目前,金融领域在中国处于刚刚改革开放的阶段,私人资本参与金融领域还没有放开,国家正在小心翼翼探索,再过10年,私人银行在中国也会有大的发展。”

杨祁平也认为,小额贷款公司成立是一件里程碑式的事情,从平遥的小额贷款公司挂牌那天起,中国的私人银行或者是私人投资性质的金融机构已经悄然登上历史舞台了。

(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州窗帘布料批发

湖北三角架立杆机

上海空浴式汽化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