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价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价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河南信阳在全市3000个乡村强推别墅级卫生室水蔓菁

发布时间:2020-10-19 03:09:33 阅读: 来源:标价机厂家

河南信阳在全市3000个乡村强推别墅级卫生室

全国消息:在河南信阳,共有约3000家村级卫生室,为600多万农民提供最基本的医疗服务。目前,村医们陷入一种困境,他们被要求按统一模式修建卫生室,为此要个体筹资约十万元。

虽然政府承诺给几万元补贴,但对于自负盈亏的村医,筹资十万元,许多人力不能及。一名村医质疑,新建卫生室是为给百姓看病,还是政府的形象工程?若是前者,符合卫生标准即可;若是后者,埋单的该是政府。

而信阳市政府期待新的村卫生室成为信阳农村“标志性建筑”。政府要求“一张图纸建到底”。对推广不利的乡镇领导,则一票否决。

对于信阳的数千名村医来说,眼下的日子有些难熬。

他们面临着一个选择。要么,凑十几万元,按照政府的图纸修建一个新的卫生室;要么,与听诊器和处方笺告别,结束村医生涯。

两个月前,新医改方案发布,其中“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建设”以及“政府对乡村医生承担的公共卫生服务等任务给予合理补助”等条文,让中国的村医们认为,迎来了阳光灿烂的日子。

半个月后,信阳的村医发现,地方政府对他们的工作补贴尚未来临,而“建设”的任务来了,并落在了他们头上。

4月22日,信阳市委市政府下发通知,要求年底之前,全市要完成新建、改扩建3042所村卫生室,“一个不能少”。另一个原则是“一个都不能变”,即必须按政府统一的设计图纸建设,尺寸外形,甚至包括徽记都不能走样。

这样的卫生室因外形颇似别墅,被当地人称为“别墅卫生室”。这样一所卫生室约耗资12万元,主要由自负盈亏的乡村医生筹资建设。政府承诺建成后补贴4万。

信阳各县区各乡镇的干部被告知,如果他们不能如期完成新建卫生室的任务,将被一票否决。

出台背景

区委书记与卫生室

看到一个村医的卫生室卧着四只小猪娃,区委书记张明春有些生气:你这地方,能治啥病

信阳全市要统一建设的村卫生室,图纸来自信阳平桥区。

早在去年,平桥区就统一设计和新建了216座村卫生室,便是后来的“别墅卫生室”。

“别墅卫生室”的规划,最早始自平桥区委书记张明春。现年48岁的张明春,有一句心得:“改变农民贫困的命运,就得先改变村卫生室。”

2007年,张明春由区长升任区委书记后,他的重要工作之一,便是扶贫。他走访辖区的贫困人口家庭,做了一个统计。“63%的贫困家庭都是因病致贫,或因病返贫。”

“我对疾病和贫困,都有深刻的记忆。”张明春说,他少年时买不起蚊帐,三伏天被蚊子叮了发疟疾,不吃不喝,盖上几床被子捂,“受得了就活,受不了就死”。

他6岁那年,28岁的父亲患了感冒,而村里没医生,父亲扛了两三天,等拉到卫生院,十分钟不到就死了。他死于“小病耽搁”的亲人,还有他最小的弟弟,死时只有5岁。

这些酸楚的往事,张明春说,现在想来“还跟昨天一样”。

40年后,当视察到一个村医的卫生室,发现卧着四只小猪娃,而村医的母亲跟老母猪同居一室时,张明春有些生气,他责问道:“看你这地方,能治啥病?”

张明春认为,村一级卫生室的诊疗水平必须提高,才可从源头上确保农民健康。而“只有健康,才谈得上发展”。

2007年底,张明春把在全区普及标准化卫生室,列入平桥区来年的“十件实事”之一,明确各乡镇一把手是第一责任人,列入考核。

重压推行

完不成者一票否决

区委书记召集乡镇干部们开会,告知他们,完不成任务者“摘帽”

区委书记张明春普及卫生室后,村医胡秀丽的工作有了全新的内容,讲解。

为此,她的嗓子哑了好几个月了。

从去年10月她的“别墅卫生室”建成起,平均每天都有超百人到来,来参观考察。她不倦地解说,伤了嗓子。

考察者大多是同行和信阳的官员,还有记者。最多的一天,有300多人需要她接待。

她的卫生室位于平桥区洋河镇周畈村的公路边,是区里最早建成的“标准卫生室”之一。

卫生室朝阳通风,上有采光天瓦,下有白瓷砖铺地,占地122平方米,加上室后小院,有300平方米。室内,诊断室、治疗室、观察室、健康教育室、药房,五室分开。院内,还设有焚烧炉处理医疗垃圾。

这便是信阳市乡村卫生室后来的模板。

它的图纸几经挑选。去年3月份,平桥区开始为标准化卫生室挑选图纸。张明春说,他们先是找了当地设计公司,不满意,又找到郑州一家设计公司,几经修改后成型。

设计的要求是,卫生室一要坚固,能抗八级地震;二要用途单一,“只做卫生室,不做医生的家”;三要功能齐全,各室分开。

去年3月下旬,图纸定下来后,张明春召开大会,要求各乡镇依图纸推广卫生室,6月底必须完成任务量的60%。

平桥区专门核算了工程造价,得出的数据在12万元左右。区里决定补贴3万,各乡镇补贴1万,帮助村医建卫生室。

三个月后,各乡镇完成的进度不到任务量的30%,让张明春非常恼火。

张说,阻力主要来自乡镇领导和卫生院。“乡镇领导一是不想抽精力管这事,二不想掏钱补贴村医。”

洋河镇卫生院院长李鸿刚透露,当时同行对标准卫生室的看法是,“我们担心村卫生室建得太好了,跟卫生院抢病人”。

张明春不甘心此事不了了之。他召集辖区十几个乡镇的领导开会,要求持不同意见者“当面锣、对面鼓”地站出来,否则就必须执行。他警告,年底不能百分百完成任务的乡镇,就说明一把手丧失了基本的工作能力,要“把书记的帽子摘了给乡长”。

年底,张明春胜利了,任务百分百完成。

成为样本

全市统一推行

市委书记王铁说,要把村卫生室建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让百姓看到就能想到村医

张明春胜利后,胡秀丽忙碌了。

在一批批视察、考察者中,让胡秀丽念念不忘的,是市委书记王铁。王铁视察时笑得很开心,而因“禁酒令”出名的王铁,在信阳人的记忆里,是很不爱笑的。

那天是3月16日,她在日记中称当天为“又一个叫人高兴的日子”,她还记下了王铁三次用力地跟她握手,鼓励她“好好干”。

跟其他村医一样,胡秀丽行医20年来,也曾长期“不规范”。“我为人接过生,很多村医不能治的病也治过。”胡秀丽说,“现在,我都不敢,也不会了”。

去年,被胡秀丽视作职业生涯重大转折的一年。去年平桥区政府出资600多万元,组织全区806名村医,分批到郑州大学及其附属医院培训,两个月理论,一个半月临床实践。

这让村医们开了眼界,小了胆量。“知道的越多,越不敢随便给人治病。”洋河镇卫生院院长李鸿刚说,村医培训后,其转诊到上级医院的人数大大增加,而此前,村医往往自信可以治好这些人。

提高了水平的村医,也替上级医院发掘了不少病人。“今年,我们院的住院人员上升了30%。”李鸿刚说,大部分都是老农民。

平桥区的改变,引起外界的注意。去年年底,一名记者将此事写成内参,河南省委领导阅后批示表扬。之后,河南省卫生厅实地考察后,为平桥区200多家新建卫生室,一家补贴了一万元,并拨款3500万元,对平桥区中心医院进行改建。

更让平桥区官方自豪的,是信阳对平桥经验的推广。

今年4月22日,信阳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联合发文,要求学习平桥,按照平桥卫生室的图纸建设新卫生室,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全市新建、改扩建3042所村卫生室的任务。

当天的动员会上,市委书记王铁说,“坚持一个不能少、一个不能变、一个不能差的‘三个一’标准,把村级卫生所建设成为信阳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让信阳的百姓看到这样的建筑就能联想到村医。”

就在该通知下发的同一天,河南省委、省政府正式确定信阳市为河南省农村改革发展综合试验区,这是全国目前唯一的省辖市农村改革发展综合试验区。

“这并不是简单的日期巧合。”在该试验区办公室工作的一位官员说,对于申报和规划试验区,市委书记王铁等领导付出了很多心血,关于试验区的方案分门别类,而“建好标准卫生室是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也在为后续工作探路”。

标准之惑

已建好的房要放弃

村医宋振新说,他新建的卫生室之前通过了验收,现在又不达标了,甚至牌匾都不能挂

在胡秀丽用沙哑的嗓音,欢迎参观者之时,160多公里外,同为信阳村医的周世瑶,在为还能不能行医而忧愤。

周世瑶是商城县鲇鱼山乡下马河村人。5月13日,周世瑶和全乡的村医都被叫到乡政府开会。乡领导要求他们按图纸自行建好卫生室,待验收合格后,再下发县里3万、乡里1万元的补贴。

周世瑶叫苦连连。因为他去年已花了二三十万元,在建设一座楼房,其中一层200多平米用做卫生室。这些钱大部分都是他挪借的,“让我再拿十几万出来,比要我命还难呀!”

周世瑶的疑问是,建卫生室究竟是为了给老百姓看病,还是政府的面子工程?如果是前者,卫生整洁、符合规范即可;如果是后者,埋单的该是政府,而不是穷困的村医。

现年53岁的周世瑶,自1975年起在村里行医。去年盖房时,他设计的新卫生室平面图,比标准化村卫生室要求的“五室分开”还多了7个室。

而根据市里的要求,他的卫生室不符合要求。6月3日,商城县卫生局医政股负责人周全认为,像周世瑶这样的情况,原来盖好的房子可以住人或者卖掉。

事实上,周世瑶去年新建卫生室,并非心血来潮。商城县政府的文件显示,卫生室的新建,属于省政府资助项目,村卫生室的建设除了可拿到省里1万元补助外,县乡还分别有1万元。

而在“别墅卫生室”推广后,周世瑶发现不仅新建卫生室不合标准了,三万元补助也没了音信。

周世瑶的遭遇在当地极为普遍。周全介绍,截至2008年,该县享受各级补贴或奖励而新建的村卫生室共有105所,接近全县村卫生室总数的三分之一。眼下,这些由村医出资修建的卫生所要被弃用,而他们也没有拿到足额补贴。

6月2日下午,商城县汪岗乡陶行村村医宋振新说,他新建的卫生室之前通过了验收,现在又变为不达标了,乃至新的牌匾都不能挂。

信阳其他县区也存在此类情况,原来建好的卫生室,因不符合别墅卫生室标准而要被弃用。

“我们照省里标准建,市里却说我们不达标,到底谁说了算?”新县一位女村医说。

未来之忧

如果他们弃医

信阳当地县乡政府及卫生部门都表示,将不打折扣地执行市里的决定

按信阳市的方案,要建好约3000家村卫生室,各县区及其乡镇的补贴和奖励支出,将超过一亿元。这对于拥有5个国家级贫困县的信阳来说,并非一个小数目。

而村医们的支出,将数倍于此。

张明春认为,政府想做好此事,这点开支并不是问题,关键看工作力度。

而对于部分村医来说,信阳的这项新政,将可能导致他们告别行医生涯。

政府否认他们将“别墅卫生室”的修建,与村医们的执照挂钩,但商城县和新县接受采访的十几名村医都证实,他们或明或暗都被警告,“不建卫生室,就别再想行医”。

可以肯定的事实是,按河南省的规定,官方不认可的村卫生室,将不能成为农村合作医疗点,这对村医的打击将是致命的。

村医周世瑶述,“实在不行,我就不做医生了。”有同样想法的村医,在信阳并非少数。

今年4月6日,新医改方案明确要“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建设”,“改革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补偿机制”,并明确提出“政府对乡村医生承担的公共卫生服务等任务给予合理补助,补助标准由地方人民政府规定”……这些与村医有关的条文,曾让周世瑶们欢欣鼓舞。

6月4日,新县卡房乡牛冲村村医徐久政说,他在山里行医“跟学雷锋差不多”。村里400多口人常年在家的不到180人。“我即使有钱盖卫生室,也不知道多少年才能赚回来?”他称目前他的两个儿子在读书,家里很穷。

“领导们能不能实地考察一下,允许我们因地制宜呢?”徐久政说,他准备放弃行医了。而牛冲村位于偏僻深山,如果没有村医,老弱病残孕遇到突发事件后,只能听天由命。

与徐久政同一个乡的村医吴大夫说,信阳山区穷人多,营养差劳动重,高血压、心脏病、风湿、胃病和消化道结石是常见病,若没有村医随时救援,这些病人会增加痛苦,而生存期也可能缩短。

面对质疑,6月初,信阳当地县乡政府及卫生部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将不打折扣地执行信阳市委市政府的决定。乡镇干部称,村卫生室建设已被纳入他们的考核指标,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他们将被一票否决。

“市委书记决定的事情,肯定很有必要了。”6月4日,信阳市卫生局基妇科负责人说。

6月2日下午,商城县伏山乡约三十名村医,在乡政府签下责任书,承诺9月底前建好新卫生室。散会后,数名村医说,其实他们都觉得无力完成,但只能先承诺下来,“走一步算一步”。

东莞皮肤病医院出诊时间

沈阳妇科医院哪家好

治皮肤病的费用

少儿癫痫医院哪家好